李遂


具象雕塑绝对不是枯燥无谓的鸡肋。很奇妙的是把一堆泥块变成有呼吸有血液流动的生命体的过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和它们相处,逐渐建立感情,或者说把自己的一部分转化成它,就是一场孕育,并且给它起好名字,希望它能代表那个时间里的我,从此任何一个有它的地方都使我在场。可这是一个形象泛滥的年代,广告业疯狂制造大量浅薄庸俗的形象在艺术中的大量需求以及近亲繁殖中也催生出无数机械,呆板,贫乏,重复的形象。观念越来越多,形象越来越弱,直至观念代替形象。跟时间和金钱的这样较劲带来的是一场信仰危机。众口一词推崇的是不是就是真真正正的好?这个世界唯独不缺的是层出不穷,不择手段的创意。聪明的人,好运的人似乎把我们的生存空间都占据,存在价值也貌似越来越小。精神的力量如何前行。

 我知道总有一种声音,在强调什么是有用,什么是无用。 电视里热火朝天的达人秀,各种各样的人上台展示自己稀奇古怪的本领。有一种才能你似乎永远发现不了它的有用之处,没有用吗?可有它的人却无比骄傲。坚持得住吗?必须坚持住,因为这可能就是他的救赎。那么我们又站在什么角度上去说它“无用”呢?我不偏执,只是固执。既然我能做好那我就做好它。我总觉得,一个冷静具体的形象可以展示庞大的抽象的情感,具体的形象亦具有一种沉默的力量。任何一个具体的作品都不可避免的和你描摹的对象有或多或少偏离,这种偏离来自于你自身,于是在具象中本身就包含着抽象因素的存在,具象是在抽象思维的作用下选取综合表象的结果。动物亦有表象和记忆的能力,可是动物没有根据自己的需要,态度,体验和思想来综合取舍表象进而形成具象的能力。具象为人类独有。


  • 上一篇:商占祥
  • 下一篇:没有了!